乔夜康郁闷不已。

跟自己一手的养大的爱宠吃醋,这样的画面他简直不敢去想。

再一细看,车窗外,倾羽牵着一个人从空中翩若惊鸿地掠下来。

那人身上裹着毯子,像个藏庙里沙弥一样,将身上捂得严严实实的,露出一个清水芙蓉般白皙的小脸,还有一头如瀑的银白色长发。

想想看着她的发,当即一摸她自己的,笑了:“太棒了!雪宝跟我一样!”

乔夜康当即缓过劲来,扭头看着雪豪,又好气又好笑:“你刚刚故意耍我啊?”

雪豪扑哧一笑:“不是没见你着急过,想看看嘛!”

“呵呵~”今夕笑了笑,却也担忧起来:“她心里是有麒儿的,我一早就看出来了。就是不知道麒儿心里有没有她了。”

车门打开,倾羽笑呵呵地拉着雪宝上前,坐进了车里。

乔夜康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家爱宠,忽而不敢认了。

雪宝长得很大气,脸很漂亮,个头也挺高的,目测刚刚一路走来的时候,有一米七二的样子,只是发色跟想想一样保留了一丝兽态。

乔夜康忽而很感动,尤其听着雪宝激动兴奋地望着他,张口叫他:“主人!”

可爱麻花辫美女黄色吊带裙身形娇小户外野餐图片

那一瞬间,他跟今夕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乔夜康扑哧一笑,道:“以后都不敢抱你了,你瞧你,长得如花似玉的,你要是个小伙子,咱们还一起勾肩搭背踢踢球、喝喝酒,你现在这样子,我真是不敢了。”

今夕笑道:“刚刚是谁听说雪宝成男人了,然后急的要死要活的?现在反倒说希望她成男人了!”

乔夜康耳根微红。

没想到被今夕不留情面地拆穿了。

他尴尬地咳了两声,道:“回去了。红麒一个人在房间里伶仃大醉,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到现在也没人照顾过他。”

今夕会意道:“雪宝,家里有醒酒茶,我去泡上一杯,然后你去给麒儿送去吧,顺便照顾他一下。”

雪宝连连点头,笑嘻嘻道:“好!”

夜色正浓,星辰如画,被暴雨洗刷过得世界别样清新。

雪豪跟倾羽带着小貂直接飞回去了,而乔夜康则是在红麒房中,打了热水帮他把身子擦了一遍,又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

夏阁已经收拾好了,只是易擎之夫妇要等下个月才过来,这会儿夏阁挺清冷的,红麒一个人不愿意住。

“麒儿是个喜欢热闹的孩子,也是个实心眼儿的。”今夕说着,端着一杯醒酒茶过来了:“不过,往后得说说他了,让他不要每次喝酒都这么拼了,这才回来,都醉了几次了?”

“嗯,”乔夜康点头,打开了屋里的排风扇,将这酒气给换了:“明天你说,你的话,他都听。”

今夕身后跟着雪宝,因为今夕还带着雪宝去穿衣服的。

雪宝刚进屋的时候闹了个笑话,家里的崭新的拖鞋,给女眷准备的,挨个试过了,却没有她能穿的下的,后来找了双男宾的,她才穿上。

今夕帮她看了下,她的脚掌肥厚,保留了老虎的兽态,鞋码大概在41码。

雪宝不好意思地红着脸,乔夜康却安抚她道:“没关系,大脚的女人有福气!”

这会儿,今夕把杯子放在床头,对着雪宝道:“你留下照顾吧,等着他稍微有点意识了,叫他起来喝了。”

雪宝笑着:“好!”

她还走上前,主动拿过脸盆过去洗手间倒掉。

乔夜康跟今夕还发现,雪宝的双手也保留

了老虎的兽态,手掌肥厚,如果不是看她这张倾尘削瘦的小脸,单是见她的手脚的话,一定会把她往200斤的大胖子身上联想!

而且刚刚在车里看不清楚,现在当着面走了过去,才看清楚她身高大约有一米七五的样子!

乔夜康跟今夕在房里待了会儿,看着雪宝出来了,今夕这才对雪宝道:“雪宝,我知道你喜欢麒儿,但是,感情的事情不可以操之过急。你若是能让他慢慢感受到你的好,喜欢上你,结成连理,这是我们大家喜闻乐见的。但是,如果麒儿不能接受你,雪宝,我们不要去责备麒儿,也不要道德绑架他,毕竟他有自己选择爱人的权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雪宝点点头,并且道:“我明白。”

乔夜康跟今夕离开之后,雪宝便顺理成章的留下照顾红麒了。

而且,她以前是住在冬阁的,众所周知,世子的养的像北极熊那么高大威猛的雪虎就在冬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