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敲门声响起,进来另外一个游戏部门的人。

他的手里也拿着信封,看了一眼之前来辞职的人,递上辞职信,说道:“我觉得目前公司的这个氛围不适合我,我想要好好工作的,不是搞一些有的没得,觉得很破坏人的心情,也让人心寒,无法安心工作。”

白汐笑了。

徐嫣脾气火爆,说道:“们这是都商量好的吗,连台词都一样。”

“徐嫣。”白汐喊道,阻止了徐嫣说下去。

她把辞职信还给刚进来的那个人,微笑着说道:“把辞职信给张经理就行了,首先,他是负责游戏部门的,们直接给我,我等于越俎代庖,其次,们直接越过他来找我,会让我觉得们对他有意见,最后,放心,只要他拿给我,我一律批准,都出去吧。”

敲门声又响起来了,又走进来一个手上拿着辞职信的。

白汐看向徐嫣。“去通知下吧,辞职信只要交到部门经理那就行了,以后,离职率也作为部门经理的考核,算在奖金里面。”

徐嫣高兴,得意地说道:“有些人啊,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呵呵,真爽。”

那些人看看我,我看看,闷着头出去。

白汐看向手机,康健海发了短信过来,上面是那个黑客的名字还有手机号。

白汐拨打电话过去,“您好,是乌鸦吗?我是白汐,康健海把的手机号码给我的。”

美丽lanna纯白可人

“我知道,他跟我说了。”

白汐听他的声音,好像很年轻。

“是这样的,我公司有电脑被黑客黑了,现在还是死机的,有办法可以恢复吗?”白汐问道。

“能让我和纪辰凌见一面吗?如果能,我肯定能。”乌鸦确定地说道。

“可以。”白汐答应了。

“把公司地址发到我手机上,我现在就过来。”乌鸦爽快的说道。

徐嫣进来,高兴地说道:“没看到他们的脸色啊,各个面如死灰,惊慌失措的,活该,谁让他们故意来威胁。”

“他们不过是棋子,不用特意针对,去拟定一份部门经理的考核制度,可以参考网上的,”白汐说道,把公司地址给乌鸦发了过去。

“我的电脑现在还是瘫痪的,我能用的电脑吗?”徐嫣可怜兮兮地问道。

“上自己的移动,用手机查,我的电脑,恐怕一会也要死机了。”白汐说着,看向电脑上跳出来的邮件,扯了扯嘴角,点开了。

她的电脑立马被病毒侵入,死机了。

“我去,我之前可能就是无意中点了什么邮件,干嘛要点啊,现在死机了,怎么办?”徐嫣担心地拧起眉头。

白汐浅笑,“一会就知道了。”

她走去游戏部的办公室,问道:“我刚才点了一封邮件,电脑中毒了,们有谁能破解?”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看看我,我看看,没有人站起来。

“我知道了。”白汐说道,转身回去自己的办公室。

“那些病毒肯定是他们放的,不然为什么只有和我的电脑有事,他们的电脑没事,这些人还真是阴险。”徐嫣气呼呼地说道。

“我也算先礼后兵了。”白汐说道。

“先礼后兵?”徐嫣不懂。

白汐没有回答,“先出去工作吧,等。”

徐嫣抿了抿嘴唇,出去。

一个小时后,敲门声响起。

“进来。”白汐说道,挂上了电话。

张瑞杰进门,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白汐,我刚才收到了二十几个同事的辞职信,觉得问题有些严重,所以想找谈一谈。”

白汐不动神色地飘向眼前的位置,“坐吧。”

张瑞杰拧眉坐下,“这些人,很多都是项目的主干,如果他们不做了,找人接手,中间会耽误很长的时间,不利于我们游戏的上市。”

“那觉得,他们为什么会辞职?”白汐问道。

“我有找过他们谈过,他们觉得,不开会要扣除百分之十的奖金太苛刻了,辛苦工作,就是为了奖金,说扣就扣,他们心里不舒服。”张瑞杰说道。

白汐耷拉下眼眸看着张瑞杰,如若洞悉地扬起笑容,“那觉得他们为什么不来开会?”

张瑞杰的脸上更加难看了几分,“可能是没有看到。”

“我知道了。”她看向手机,“十一点钟重新开会,通知一下吧。”

张瑞杰坐着没有动。

“还有其他事?”白汐问道。

“没有。”张瑞杰站了起来,“那我先去通知了。”

“嗯。”白汐应道,不理会张瑞杰了,翻阅着手上的本子。

不一会,座机响了起来。

白汐接听。

“小汐,我看游戏部又去开小会了,他们又准备使什么幺蛾子啊?”徐嫣紧张地问道。

“表面上,是抗议扣除百分之十奖金的事情,事实上,是在抗议我,十一点重新开会的,到时候就知道了。”白汐沉稳道。

“不怕,他们真都辞职了啊。”徐嫣有些担心地说道。

以前,她是担心的,毕竟这些人都是张瑞杰带来的,肯定以张瑞杰马首是瞻。

她不怕得罪,怕的是他们都走了,影响公司的利益。

但是纪辰凌跟她说过,这个游戏公司本来就是幌子,时机一到,会出手出去的,游戏的进度,无关紧要。

“再招就可以了,重新洗牌,对长久发展来说,不是坏事。”白汐雍容地说道。

“霸气,太爽了,现在看谁还敢欺负。”徐嫣高兴地说道。

白汐看时间快到了,去会议室。

张瑞杰到了,游戏部的也到了,一个都不缺,之前那两个提出离职的A君,和B君也都在。

“我们觉得不开会扣除百分之十奖金的事情不合理,如果不取消,那我们整个游戏部,都会辞职,白总另请高明吧。”已经辞职的A君说道。

白汐看向他,“我记得提出辞职我批了,不算我们公司的人了,应该没资格来开会。”

A君脸胀的通红,气呼呼地出门。

B君也立马跟着出去。

其他人看了一眼张瑞杰,纷纷出去。

张瑞杰当着白汐的面,打电话给纪辰凌,着急道:“辰凌,出事了,白汐说不开会的人要扣除百分之十的奖金,现在整个游戏部门都在闹辞职,我拦都拦不住。”

“不开会的人扣除百分之十的奖金?”纪辰凌拧眉,冷声问道。

“是啊。”张瑞杰得意的打开了功放,故意给白汐听到。

“不开会的扣什么百分之十奖金,直接开除了,这点事情都做不到,我还能期待他们做什么事!”纪辰凌直接命令道。

张瑞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