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妖女人什么都知道了?领悟得这么快?静观其变的封行朗俊眸沉沉的敛起。

“你是不是想说,你跟林雪落其实只有夫妻之名,却没有过夫妻之实?你封立昕睡不了自己的老婆,说不定你亲爱的弟弟已经帮你代劳了!”

一场虚惊!原来蓝悠悠的‘知道’,只是知道了这些。

“……”封立昕哑口无言的默了。

好吧,还的确是自己的弟弟封行朗‘代劳’自己把弟媳林雪落给睡了的。谁让当初是以他封立昕的名义征婚的呢!现在满世界的人都认为林雪落嫁的是他封立昕!

似乎要跟蓝悠悠解释清楚,还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有封行朗在场,往事是不便重提的。那只会增加他对蓝悠悠的仇恨。

封立昕也清楚:如果不是自己这么执意的守护着蓝悠悠,估计她早已经被封行朗折磨得不成人样了!封立昕了解弟弟封行朗的手段。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他这个大哥的仇,他不可能不报!

“蓝悠悠,你说什么呢,这么难听!注意点儿你的用词!”

封行朗厉斥一声,不想让大哥封立昕太过难堪。

之前的治疗,封行朗一心只为了大哥封立昕能够保命。要不是蓝悠悠提及到这一点儿,封行朗似乎也没有过多的去在意男人功能方面的问题。

封立昕烧得那么严重,男人功能有没有跟着一起受损?封行朗是见过封立昕的重要部位的。

初见文静的清纯妹纸

这些都只能是后话了。迫在眉睫的,就是抑制住并发症,从而为进一步的手术提供一个良好的身体条件。要不然,以封立昕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吃不消频繁的手术治疗。

“是你心虚了吧?我说的可是事实!”蓝悠悠挑眉一哼。

“说的跟真的一样!你有证据么?”封行朗谩斥。

“封行朗,你少嚣张!我会找到你跟林雪落那个白莲花爱昧不清的证据的!来证明你对你大哥的敬重有多么的虚伪!”

蓝悠悠当然不是被吓大的。她最痛恨别的女人觊觎她喜欢的男人。

“蓝悠悠,你过分了!”封行朗高声厉斥。

见封行朗发飙了,奈何不了他封行朗的蓝悠悠只能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向轮椅上的封立昕求救。

“立昕,你看看阿朗,他又吼我!”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要搁置在古代,也是个狐媚惑主的狠角色。

“行朗,吼什么啊,就你嗓门大!”

封立昕心疼蓝悠悠,为了安抚,便只有出言温斥了封行朗一句。

“行了封立昕,你都被这个妖女人残害成这样了,竟然还处处维护着她?看来你这沉迷美se的下场还不够重!”

封行朗是在提醒封立昕,亦是在警告她蓝悠悠。

言毕之后,封行朗便坐在了客厅的沙发里,沉默。浑身被寒气包裹着,冷酷得有些骇人。

见封行朗真的动怒了,蓝悠悠也安分了下来。她也不想惹毛封行朗,她只是想提醒封立昕:他的宝贝弟弟跟他那个白莲花的老婆有爱昧关系。

可蓝悠悠哪里会知道:林雪落那个白莲花,正是他封行朗的合法妻子呢!

“行朗,来帮个挪个身。”

封立昕自然也看出来弟弟封行朗真的是生气了。便找了个借口缓和

这样的尴尬气氛。

“本公子心情不明媚!你还是叫你的心头肉伺候你吧!”

封行朗悠声曼语着。除了怒其不争以外,他哪里会真的生封立昕的气呢!

“大哥给你赔不是总行了吧。”

封立昕示意着身后的金医师将轮椅推到了沙发前。探手过去想握住封行朗放在劲腿之上的手,却发现自己根就握不住。正如方亦言所分析的那样:封立昕四肢的协调性很不好。

而封行朗一个眼疾手快,立刻把主动握住了封立昕探过来的手,避免他的尴尬和伤感。

封立昕戴着白手套,看不到狰狞如厉爪般的手;但深深的自卑还是涌上了心头。

“是哥太没用了。让你失望了吧。”

封立昕的声带本就不好,加上涌起的悲观情绪,就更加听不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