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唐志远,整个人都如同是坐蜡一般,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到头来,唐幼菱都已经打算好了一切,这才是真正无解的局啊!

现在这个时候,唐景善身死,唐家以往能用的关系,现在这会儿,只怕很难在用得上。

再加上,李天在云城的关系,只要他一句话放出去,怕是没什么人会因为现在风头正劲的天秦地产,去帮助一个即将没落的唐家。

“大伯,想得怎么样,交出手中的股权,们还是唐家人,走出去还能风光。”

唐幼菱此时开口,神情淡漠的看着唐志远,“不然的话,那就别怪我无情,直接带着项目走人。”

“幼菱,也是唐家人,难道真能眼睁睁的看着,唐家就此没落吗?”

二叔公在旁看着也是于心不忍,不由得出声说道。

听到这话的唐幼菱,顿时冷笑了起来。

“唐家?这是们的唐家,而且,们又什么时候将我看作是唐家人了?”

“两年前的车祸,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本就是蓄意为之!”

“那时候的我,谁曾理会过我呢?”

少女纯情眼神冷艳高清艺术图片

“我为唐家做了那么多,可在我出事的时候,们从我手中抢果实的时候,又有没有想过,我是唐家人?”

“此后的两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唐家人中,除了晓晓,谁过来看过我?甚至安排在我身边的看护,也都是们派来监视我的!”

“们在担心什么?担心我泄漏唐家机密,还是担心我会背叛唐家,将们的龌龊事给抖出来?”

“现在才来说我是唐家人,们不觉得羞愧,不觉得太迟了吗?”

两年前,唐幼菱便已经对唐家彻底死心了。

若非是念及唐景善的情分,在将云城郊区发展项目拿到手的时候,唐幼菱就已经会不遗余力的打击唐家了!

现今唐景善已死,唐幼菱对唐家不再有半点感情。

另一边的唐志远,更是面如死灰,他虽然不愿意相信,唐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可无情的现实告诉他,他似乎除了屈服于唐幼菱手下之外,再无其他的路可选择了。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唐志远咬着牙,做最后的挣扎。

“大伯,两年前的车祸,我不知道是谁在对付我,不过,这是我对最后的仁慈,交出手中的股权,还是唐家人,还能在外面保持着唐家的脸面。”

唐幼菱淡淡道:“不交出股权,那么,唐家就继续挣扎吧,应该清楚,唐家在云城孤立无援,会是什么局面。”

唐志远闻言,整个人都踉跄了一下,他已经彻底绝望。

……

眼见着就要大局已定时,门外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喊声。

“不好了,不好了,玉红流血了,流了好多血……”

一个女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听到这话,唐家众人都眉头皱起,但没有人当先发话,更没有人去做出什么行动。

豪门多薄情啊!

“我去看看吧。”

李天出声说道,唐幼菱点了点头,两人当先往外面走去。

其他的人见状,也只能跟着往外面走。

去到隔壁的房间的时候,朱玉红整个人都已经蜷缩成了一团,唐志山则是表情冷漠,立于一边。

李天上前去看了看,眉头顿时皱起。

朱玉红流产了!

唐志山下手是真的狠,半点情面都不讲,直接将人打到了流产。

“她的处境现在很危险,们先出去吧,我来看看。”

李天说着,驱散了其他的人,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朱玉红此时也有些癫狂,看着李天表情淡漠,她惨然一笑,“怎么……看到我这样心里是不是很有快意。”

“真可怜。”

李天摇头,将自己的针包取出来,为朱玉红救治。

十来分钟后,李天从房间里出来,面对着众人,他道:“命保住了,但孩子没了,先送医院去吧。”

他一番话出来,唐幼菱当即点头,招呼着人,让人将朱玉红带出来,送往医院。

唐志山在旁边还无动于衷,二叔公怒叱道:“志山,还愣着干什么,那是老婆,还不快跟去!”

唐志山这才回过神来,咬了咬牙,最终跟着走了。

解决了这个事情后,唐幼菱则是将唐家的人纷纷驱散,她则是和唐志远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里头,接下来,就是唐幼菱与唐志远之间的谈判。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唐家的局面基本上已经定了下来,唐幼菱可以解决,李天也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李先生……”

此时,王智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

李天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开口问道:“朱玉红的男人是?”

“不,不是……”

王智吓得一哆嗦,他显然没想到李天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是不是觉得,马老二不在这里,我就收拾不了?”李天眯眼道。

“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承认,我们确实有关系,也就那么几次。”

王智被李天盯着一阵发毛,不敢隐瞒。

“那还是有关系了?”李天冷笑道。

“是,是有关系,但那女人就是一个婊子,随便勾搭一下就上手了,不过我这人安意识很强,每一次都有戴套,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是我的,要相信我啊。”王智紧张道。

李天嗤笑一声,懒得听他说这些,问道:“除了这个事情,还有什么隐瞒的?”

“我之前撒谎了,不是唐志山收买的我,这一切,都是朱玉红在后面操控,但唐老爷子的死,跟我是真的没关系,我也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智彷徨道。

他是真的怕,怕自己再不说出来,李天又会将马老二叫过来。

马老二心狠手辣,真要动起手来,他怕是小命不保。

李天闻言摇头,王智与朱玉红之间,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也懒得去理会。

只是,现在大局已定,一直悬在大家头上的谜团,至今还没解开。

比如,朱玉红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又与唐景善的死,有没有什么关联?

李天感觉有点脑壳疼,这豪门里的水,实在是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