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枫站在高处,丝毫不露惧色的直视着眼前如潮水一般的怪物们。

抬着轿子的怪物将之慢慢放下,小暗虽然看上去稚嫩一些,但气势上仍不输,直勾勾的看着李枫。

“你不是说,你不记恨于这个村庄,为何今天又率大军前来。这架势,看起来是非要踏平这里吧。你的复仇对象不在这里,他们还在外面遥远的地方,小暗,你来错了地方”

李枫尝试沟通,心情也是比较复杂。按照自己所想,这纯粹就是拖时间给自己其他队友准备偷袭的前奏。因此又想就此说服对方撤兵,然而再退一步说,就算小暗被自己说服而退,也无法解决眼前的异变。

李枫心中是纠结万分,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对对方下手。这么喜欢一个元素的人来说,和自己还是挺志同道合的。

“我后悔了,我承认我出尔反尔。但是那日我们交流过后,我发现一个问题。我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不是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

小暗一开口,简直就是直击李枫的内心。这不可能,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词。

不不不,对方绝对不知道一些事,可能小暗只不过胡思乱想到其他一些事,李枫不敢相信小暗能够知道所有的真相。事情没有到那一步,自己不能慌乱手脚。

“什么秘密啊,我听不明白,能否说白一些呢”

李枫尴尬的笑笑,打着马虎眼询问着。首先要知道对方现在是怎么想的,才能够下一步对话。

“喂,你小子是不是叛徒,和敌方首领谈过话?”

然而,自己这边。黑三侧面向自己,小声的询问着。其他猎兵们也持有怀疑的态度看向李枫,在之前的情报交流中,这可都是完没有说过。

清纯白洁白雪姬

不过自己其他队友也在附近,一个个围上去在他耳边小声的解释几句。李枫现在也来不及解释,感激的看队友一眼。

队友们分别对自己附近的猎兵解释几句后,猎兵们没有继续刁难询问,但明显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不说话不发表意见,警惕的继续看李枫表演。

“既然李枫你不肯说,那么我就来说吧。这个世界,或者说你们,是不是来自于未来!”

轰。

仿佛一股炸雷在李枫脑中炸裂,这怎么可能。如此异想天开的答案竟然真的能让对方察觉到,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不可能,从未见过异变内的原始居民发现这些”

明里瞳等人也在一旁小声嘀咕,李枫听到她们的声音,看来这还真是一个罕见事件。

李枫攥住拳头,这一个询问将自己原本交流的思路套路完打乱,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

赶紧想起,赶紧想起继续怎么说。李枫脑内不断在催促着,但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这不可能,邪恶的黑暗总是危言耸听。几位勇士,不要听从他蛊惑人心的谗言啊,你们那么强,快杀死他们,杀光!”

旁边一个村民带头喊起,其他人纷纷高振手臂,不断地附和着。

李枫回过头去,基本所有村民也不知道谁给的勇气,一时之间呼喊声震天。

奇怪,奇利竟然没有跟着振臂高挥,李枫有一丝奇怪,难道他也发觉了什么?但没等到细想,“轰”的一声巨响,一个硕大的黑暗炮弹打在附近房屋之上,直接削去半个房屋的存在。

“两位大人之间的谈话,有你们这群蝼蚁什么事情,都给老子闭嘴”

是哈曼指挥着后面的一座简易可移动炮台,就是粗暴的将暗元素打出,并未进行太多的加工。不过威慑力十足,然后配合那浑厚的嗓音,倒是让乱糟糟的村民部停下。

周围终于再次陷入安静之中,李枫却犹豫小暗刚刚的回答完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的沉默,我可以当做默认了吗”

小暗态度比较低沉,李枫无法判断他的情绪。

“你都知道一些什么”

足智多谋的李枫,在这一刻是彻底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这个话根本就没法接,更不知道从何而接。既然如此,不如直球攻击,何必躲躲藏藏。

“我一开始是发现了一个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这本来应该是在今后很久很久才会出现的,一个对我无比重要的东西。见到之后我就一直好奇、思索,究竟是为什么现在就会出现。与你们进行之前的交战之后,我再次发现了你们拥有着完不符合这个年代的技术与装备。虽然我年幼早逝,但父母带给我的书籍还是能够清楚了解到我们的时代有些什么。”

原来从一开始就已经起疑,李枫对于对方的洞察无话可说。

“直到昨日,我和你谈话之后,发现你的语言和我们都有严重出入。但你自己并不感觉到,说明你已经习惯,这些都是年代累计后的言语差别。这三件事每一件都不能完绝对性的确认,但所有东西加之起来。加上无论如何扩散这片区域,也鲜见其他往来的人。说明根本就没有外界区域,有的只不过是我们这片森林以及这个小小的村庄。你们是未来人,但不是你们闯入到了我们的世界,而是我们带着场地,进入到了你们的世界”

没有想到小暗竟然能够分析的如此精确,几乎可以说是分毫不差,李枫脑袋中一片混乱,这太不安常理出牌。就是这可笑至极的异想天开,竟然完完的猜中答案的中心,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在知道这样的真相下,他会做出什么举动都不会奇怪。也就是说对方完可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实力,那种鱼死网破的行为。本身就被碾压式的战斗力,现在对方如果再有了悲愤一层的情绪,这个场面究竟有多难以打开。

“所以…小暗,你现在想做些什么,想把我们都杀了吗。杀了我们,也解决不掉事情的关键”

李枫大喊着。

“杀了你们,不,我只是要杀了这些村民。现在回想,如果不是他们那样虐待我们兄弟两个,又如何落得如此地步。我想起来了,我彻底想起来了。他们一刀刀划在我身上的痛,他们施虐我身体上每一个脆弱部分时候的痛,他们将我眼球一点点拿针扎时的痛,我都想起来了。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小暗语气很冰冷。

“至于你们,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撤退,我不会出手阻拦。留下,那就是与这些村民一伙,与我们为敌。李枫,昨日让你选择你没有选择,现在,告诉我你的答案”

最后一次的询问,决定着整个事件走向以及在场所有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