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冽不悦地蹙眉,凌厉地扫了卓希一眼!

这种事情,就不应该在这样的氛围下拿出来说。再者,不论凌元耍什么手段都好,他想要娶的人,就一定有办法会娶到手,不需要过问任何人!

“是凌家跟青城的孟家达成了新的共识。”一道悠扬温润、充满磁性的嗓音飘了过来:“所以依着凌元见利忘义的性子,势必会退婚,并且极力促成慕小姐跟孟小龙的婚事。”

众人再次抬眼望,餐厅门口的方向走过来一名男子。

只一眼,慕天星的心都醉了。

这是一种与年龄无关,却觉得这样的男子风华绝代的感觉。她甚至不敢去想象他年轻的时候该是如何地倾国倾城。

男子手中一直拿着的紫色披肩,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落在了倪夫人的肩上。

他还会在她耳边带着宠溺地温柔呢喃:“餐厅冷气打的足,小心别着凉。”

倪夫人微微一笑,便就这样靠在了丈夫的怀里。

慕天星瞧着,心里柔柔的,暖暖的,满是艳羡!

倪雅钧呵呵笑着:“现在没有外人了,都坐下聊会儿,一会儿再吃饭。”

说着,他直接拍了拍凌冽的肩,率先走到了沙发前坐下,又对着凌冽做了个过来的招手动作。

90后少女羞涩性感

凌冽下意识看了眼慕天星,抬起手掩着嘴又咳了两声,幽深的眸子,隐匿住寸寸精光,对着倪雅钧摇摇头。

倪雅钧面色透过困惑,卓希却已经将凌冽的轮椅推到了倪雅钧身边:“倪少,这样四少就跟您坐在一起了。”

慕天星还沉浸在对倪子洋夫妇恩爱的艳羡里,刚刚才回神,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刚才凌冽跟倪雅钧之间的小动作。

待她反应过来,倪夫人已经拉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沙发另一侧坐下,笑呵呵地取出一只精致的蓝丝绒礼盒,变出一对精致的金珍珠耳环,递给她:“第一次来,我想着要准备点什么的,可是一时又拿不定主意。还是月牙提醒我,说在她房间的珠宝盒里,还有一对金珍珠的耳环。她说了,让我一定要交给,谢谢让小冽幸福。”

慕天星瞧着眼前的这对金珍珠,她有些被吓到了。

这样戴出去,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她有钱,等着别人来打劫吗?

“倪夫人,这个东西很漂亮,却是太贵重了。您看我身上,从来没有这些细碎奢华的东西,我就喜欢简简单单的。要洗澡的话,直接拿着衣服就冲进浴室里了,才不要坐在梳妆台前一样一样地从身上把首饰什么摘下来,太麻烦!”

慕天星明明是拒绝的,却偏偏能用甜死人的腔调,把人的心情也哄得甜甜的。

她一笑,那一片天地都跟着山花烂漫起来。

慕天星也穿着白色连衣裙,却是纯白色,跟倪夫人的月牙白色相比,更显得稚嫩,也更显得清新灵动,毕竟她才十八岁。

倪夫人笑了,看了眼倪子洋。

倪子洋也笑了,看着慕天星道:“这是月牙吩咐的,我们做父母的,自然是要遵从孩子们的意愿。不管想不想要,都暂且收下吧,等下次见了月牙,再亲自还给她也行。”

“呵呵~”慕天星有些尴尬地笑了:“我、我不过是个平民百姓,怎么会有机会见到月牙夫人那样尊贵的女人。”

倪夫人摇头轻笑:“月牙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们别把她想的太过传奇。”

“拿着吧!”

忽而,慕天星对面的方向,凌冽轻声开口。

慕天星诧异地看过去,就见凌冽那深不可测的眼,透着复杂的意味。

她伸手接过,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么贵重,我都觉得感谢的话分量都不够了。”

这两粒金珍珠,色泽都是顶级的,精圆,直径有13毫米左右,行家一入手,就知有没有。慕天星的母亲特别喜欢珍珠,从小到大,母亲的珍珠饰品特别多,她的也特别多。所以她多少会看一点。

带着几分珍惜地想把小盒子关上,可是倪夫人却是伸出手来,将耳环一枚枚戴在了慕天星的耳垂上。

她有些局促地看了眼凌冽。

却发现,在倪夫人收回手的时候,凌冽冲她温柔一笑:“很美。”

这时候,凌冽才想起来,他从小到大不是什么礼物都没有收到过的。

十岁生日那年,月牙夫人托人给他送了小金卡。

二十岁生日那年,月牙夫人将拥有半个世纪历史的幻天乐器厂交到他手中。

她好像从来只会出现在电视里、报刊杂志上,却从未活生生地在他眼前出现过。但是她却把卓然卓希还有曲诗文给了他,伴着他熬过了那段最为黑暗心痛的日子。

在凌冽心里,月牙夫人就像是跟母亲一样重要的女人。

他不愿意去想这背后有什么故事。

他也曾抗拒过这样的恩惠,觉得这就像是在施舍。

可是,随着岁月的长久,他渐渐发现每次月牙夫人对他的好,都是无私、且不要求任何回报的。

思及凌元对待自己的种种,凌冽也怀疑过自己究竟是不是凌元的亲生孩子。

设身处地去思考的话,一个男人,最心爱的女人留给他的儿子,年幼残疾,凌元身为父亲,应该将更多的关爱投放在这个儿子身上才对。

哪里有亲生儿子残废了,就赶紧将他丢出去自生自灭的?

是个人都不会舍得的吧?

至少,凌冽将来若是有了自己的孩子,是绝对不会舍得的!

轻叹了一声,凌冽的眸光顿时黯淡了下来,仿佛童年时候所有的不好的记忆都席卷而来了。

肩上一沉,他抬头望,迎上倪子洋关切的眼:“孩子,别多想,好好生活。”

凌冽满是复杂地凝望他,很想问一句:“们究竟为什么对我好?”

但是,倪子洋不会告诉他。

没有人会告诉他。

慕天星本来只觉得耳环很是珍贵,就没有别的感觉了。但是听凌冽开口夸自己很美,她就站起身,有些难为情地说着:“有没有镜子?我想去照照呢!”

倪夫人扑哧一声就笑了,抬手指指不远处的一间,道:“那里,月牙的房间,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