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夫人真是一个心境极佳的女子。”慕天星忍不住赞叹:“换了别的女子,只怕让皇室中两名男子竞相追逐,定会骄傲或虚荣,不可能说随便放弃谁的。”

乔佐琪轻叹了一声,道:“那时候的月牙,就已经非常珍惜小杰布的名誉了。当时小杰布是太子,将来必定继承大统,若是在他继位之前,民间已经广泛流传说他与表哥为了争夺一名女子,无所不用其极的话,那么小杰布将来的拥护者必然会下降很多。她是我见过,最为深明大义的女子。”

“后来呢?”凌冽追问。

乔佐琪道:“后来,小杰布跟月牙就像知己般相处,绝口不提爱情,他们互写书信、互赠礼品,都是围着成长与学习有关的话题。云哥哥一直等到月牙二十岁,其中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不停给小杰布介绍女人,还使了下作的手法逼小杰布临幸女子,结果小杰布都化解了。从月牙12岁到她20岁,云哥哥始终得不到月牙的心。后来,云哥哥私下找小杰布摊牌,令他四个拥有神奇本领的师父发动了一场宫变,只要小杰布愿意放弃月牙,那么他便将被软禁的天凌舅舅他们齐齐放出来,并且将江山还给他。小杰布找到我的父亲,联手将天凌舅舅他们解救出来,当时,我父亲已经怒了,要将云哥哥斩杀了,小杰布却不忍。他与父母商议过后,跟云哥哥说,他可以不要江山,但是不能置父母生命于不顾,如果云哥哥能做个好皇帝的话,他可以将江山拱手相让,他要父母、要月牙。”

“然后呢?”慕天星听得一阵紧张,小拳头激动地握在一起!

乔佐琪道:“然后云哥哥答应了,小杰布当晚跟我父亲说,让他好好辅佐云哥哥,便带着父母离宫回了宫外的洛宅。当晚,安置好父母后,小杰布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月牙,也就是那天晚上,小杰布跟月牙发生了关系。但是三天后,云哥哥忽然反悔,说他既要江山也要月牙,让他四个会神奇本领的师父将月牙偷走了。小杰布急红了眼,与我父亲悉心谋划了一个月,又带着洛家的护国军整整杀了两天两夜,杀进宫之后,一枪一个将云哥哥的四个师父給毙了,可是当他找到月牙的时候,月牙伏在地上哭的不成人形,她还未开口,云哥哥就说,月牙已经被他强暴了,还说这一个月来,月牙日日承欢。没了四个师父,云哥哥很快败下阵来,护国军本就听命于天凌舅舅,夺回宫廷,小杰布下令将凌氏一族斩杀,月牙跪下求他,还说……还说她怀孕了。小杰布找了医生给她做药流,她不依,她只求小杰布放凌家一条生路,还求小杰布让她无论如何生下这个孩子。后来,凌云被终身圈禁在凌亲王府,凌元一脉带着刚刚出生的,被流放到了江东,还被下令这一脉的后人终身不得回京!”

慕天星无语地站起来,道:“这个凌云为什么不去死?他的四个师父很厉害吗?居然能抵挡护国军的千军万马?”

“很厉害!”乔佐琪道:“老祖宗临死前,拉着天凌舅舅的手说,云哥哥的四个师父不可留。可是天凌舅舅不忍,因为云哥哥一家,对小杰布的母亲有救命之恩!云哥哥的母亲,还是天凌舅舅一手带大的妹妹!天凌舅舅说,他做不到恩将仇报,也无法斩杀自己妹妹夫家的亲信,如果没有凌家,便没有他的妻子、也不会有小杰布。”

故事听完了,场安静的不得了。

乔佐琪又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

慕天星紧张地看着她:“是什么?”

“云哥哥逼宫成功后,将自己的父母接进了宫里,那时候,他父母还是活着的。但是后来小杰布杀进了宫里,找到月牙跟云哥哥的时候,内廷的套房内除了月牙在哭以外,云哥哥的父母竟然在进宫的那段时间里已经相继病逝了。除了云哥哥跟月牙,没有人知道凌亲王跟凌亲王妃是如何去世的。”

水手服长发女神海边放飞热气球

乔佐琪刚刚说完,慕天星哗地一下站了起来,盯着众人道:“们信不信?一定是凌亲王跟凌亲王妃见不得自己儿子谋反,所以劝说凌云,但是劝说无效,他父母便以死相逼,临死前请求月牙夫人一定要保凌家的血脉,所以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后,月牙夫人亲眼目睹了凌亲王与凌亲王妃的去世,答应完成他们的遗愿,才会跪求后来的陛下饶过凌家!”

“咳咳,”倪雅钧有几分难受,看着慕天星:“以为这是推理?凌云夺宫后的一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他跟我姑姑,还有他父母知道。他父母已经死了,凌云现在被圈禁,我姑姑肯定不会说的。”

慕天星不甘,又问:“后来呢?”

乔佐琪道:“后来天凌舅舅紧急召见了月牙,他们在书房里谈了整整一个下午,第二天,天凌舅舅便将皇位传给了小杰布,传位前,还封月牙为正一品夫人。”

乔佐琪擦擦眼泪,看着凌冽:“小冽,不要难过。陛下既然发现了,定会好好待的,的腿……”

“我的腿不是没有希望,还在治疗中,姑姑不用担心。”

凌冽没有解释自己的腿还能站起来,只是眯起眼,暗暗算计着:“这么看来,我之前猜的不错,凌元根本没有将凌云国际做大的本事,他背后的人,应该是凌云。”

闭上眼,凌冽长出一口气,睫毛上有明显的晶莹:“今日太晚,姑姑跟姑父便留下吧,给三殿下准备好的套房是两室一厅的,就在三楼。姑姑跟姑父可以乘电梯上去,想来多年未见佑琪姑姑,们也是有很多话要说的。我先跟天星回房休息了。”

慕天星赶紧走到凌冽的身后,推着他:“大家晚安了!”

曲诗文看着大家,也道:“各位晚安吧!有什么需要的话,紫微宫每个房间都有铃,摁一下就可以直接通话吩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