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琥珀?”

听到老板的叫声,男生愈发好奇的打量起萧骁手心的物品。

琥珀他自然是久闻其名的。

但实物他之前还真没有看到过。

不过,他又凑近了几分,“……这里面没有东西啊?”

琥珀里不是一般都会包裹小昆虫什么的吗?

之前电视上还有书籍上他有看到过琥珀,里面的小昆虫栩栩如生。

就像是还活着一样。

……

老板没控制住自己的反应翻了一个白眼,“谁跟你说琥珀里就一定有东西的?”

“那只是少数情况下的巧合。”

“哪能个个琥珀都能遇上这样的巧合?”

青涩稚嫩美女户外清纯唯美赏花图片

……

“哦。”

男生恍然。

他平时对这类东西不关注。

因为电视上还有书籍里出现的琥珀都是里面裹着的东西的,他就以为所谓的琥珀就是里面有东西的。

……

老板笑笑,“很多人都跟你有一样的认识。”

“那样的琥珀才珍贵,所以被提及的才比较多吧。”

“像这个……”

老板看向萧骁手心里的琥珀,“价值就一般般了。”

……

萧骁笑笑,“老板,这个多少钱?”

“你要这个?!”

老板惊讶。

他店里这么多好东西。

哪样不是比这个琥珀好?

就算不论价值,只是从外貌看,也是他店里的玉器好看啊。

这个年轻人怎么就看上了这个琥珀?

“你确定?”

老板再三确认,“这不是虫珀,品相也不好。”

“你看,表面的裂痕还有杂质矿物这么明显。”

虽然也不是说不值一文。

却是琥珀里价值最低的一类了。

“你要是真喜欢琥珀,还不如去买个好点的。”

“虫珀要看运气了。”

“而且价格太贵。”

“但比这好些的琥珀还是多的。”

老板很实在。

颇有几分苦口婆心的劝着面前的年轻人。

……

“嗯,谢谢老板。”

萧骁的嘴角微微翘起,“但我就是看上这个了。”

“大概……就是所谓的眼缘了。”

“麻烦你帮我结账。”

既然这个年轻人都这样说了,老板也不再多言。

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

后面这个年轻人后悔就不关他的事了。

毕竟这个琥珀品相再差,也是琥珀。

价格还是在的。

虽然不记得自己店里什么时候有这个琥珀了,但是既然是自己店里架子上发现的东西,老板就当是自己忘记了。

也许是自己偶然发现的一块琥珀随手放在了店里。

后来时间久了,自己就忘记了。

老板按琥珀市场价的最低价卖给了这个年轻人。

毕竟是莫名多出来的商品,就当是额外赚了一笔好了。

万一价报高了,这个年轻人不要了怎么办?

谁知道他还能不能等到下个这个琥珀的“有缘人”?

……

男生跟在萧骁的身后走出店铺。

明媚的阳光倾洒而下,清楚的照出了男生欲言又止的脸。

萧骁转身,眉梢微扬,“有什么想问的吗?”

男生一怔。

随即有些犹豫的开口,“萧骁,你为什么要买这个琥珀?”

本来他听老板说的那些话,以为这个琥珀很便宜,那买了便也买了。

结果后面老板报出的价格让他大吃一惊。

这么贵?!

可是看萧骁面不改色的付了钱,他虽然几度想开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买不买东西是人家的自由。

只是……

萧骁不会是为了……

“我不是因为不好意思才在店里挑了一个东西买的。”

萧骁的话让男生倏然睁大了眼睛。

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的脸上写字了吗?

为什么萧骁每次都能知道他想了什么?

太厉害了。

男生看着萧骁的眼神透着几分惊叹。

……

萧骁:……

他忽略了男生的眼神,继续自己之前的话,“我是真的喜欢这个琥珀才买的。”

萧骁神色认真。

眉眼间没有一点的勉强之意。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男生渐渐相信了萧骁的话。

不过……

想到刚才在萧骁手心里看到的琥珀,他觉得萧骁的喜好有些奇特。

那么多漂亮的玉器中,最后竟然看上了一块琥珀……

……

“白沅。”

萧骁停下脚步。

“是。”

男生的大声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萧骁失笑,“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

“小火那里若是有什么消息,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啊?哦。”

男生一愣,随即点点头,“嗯,嗯。”

“谢谢你,萧骁。”

男生真心道谢。

“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还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找到小火。”

“不好意思。”

“耽误了你这么长的时间。”

男生又是道谢又是道歉。

一时间倒显出了几分手忙脚乱的感觉。

……

“不客气。”

萧骁眉眼微弯,“是我自己要帮忙的。”

“还有没关系。”

“我也说了,现在是暑假。”

“我时间很多。”

“而且-”

萧骁提了提手里的小袋子,里面的盒子装着琥珀,“我还有了意外的收获。”

男生笑了。

虽然他不是很理解那块琥珀是哪里吸引了萧骁,但萧骁这么喜欢、他的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总觉得若是这样的话,萧骁帮忙寻找小火的时间也不算是浪费了。

……

萧骁跟男生告别后,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

萧家院子里。

萧骁拿出琥珀、对着阳光的方向举起。

透明固体中的生物愈发清楚了起来。

这是……什么?

萧骁看着缩成一团、看不出貌的生物。

琥珀的裂痕与杂质更加让里头的生物难以分辨。

唯一能确定的是……

这是一只……“妖怪……”

琥珀里的妖怪……

萧骁弯了弯嘴角,“妖怪也会被困在琥珀里的吗?”

“嘶嘶~”

白蛇竖起身子,也有几分好奇的打量着琥珀里的妖怪。

“人家也是第一次看到。”

“这大概是个笨蛋吧。”

小白狐甩了甩尾巴,有些漫不经心的道。

双眼却是清楚的映出了萧骁手掌心上琥珀里的妖怪。

……

萧骁失笑。

“不过你们怎么发现的?”

萧骁把琥珀凑近了自己几分,“我从这块琥珀上没有感受到妖气。”

毕竟是被包裹在了琥珀里,所以……妖气也被隔绝了吧?

要不是之前阿九、阿白提醒他,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块琥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