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主任是个好人。”

郭立清回到云医,就迫不及待的宣扬起来了。跟省立消化疾病研究所的主任一起上台做点评,这种事情还是可以小小的吹一下的,但是,采用什么角度吹好呢,郭立清觉得,好人的角度就很不错。

“纪主任这个人,知识结构可能是落后了点,但人是个好人,也是挺讲道理的。”

“我挺喜欢纪主任这种人的,说话讲道理,说话也算话,盯着凌然做了两个小时的手术,愣是一句话没说,真是个好人。”

“我辛苦点没啥事,点评这种事,人家纪主任愿意点评,那是人家愿意,人家不愿意点评,咱也不能逼着他,为了不冷场,我就得多说点,这个也没啥,纪主任这个人还是可以的,是个好人!”

郭立清在办公室,在小食堂,在会议室,总是不厌其烦的聊起这个故事。

遇到质疑的时候,他也毫不退却,勇敢的拿起自己的口头禅:“我说的都是真实,我保证啊,要是我说的有假,我连遇5个不听医嘱的病人。”

众人于是都相信了。

有关纪主任的故事,也就宣传的更广了。

当然,真正的传播,还是要靠现场大几百上千人一起才更快,事实上,因为医生的圈子太小,像是这么有话题性的故事,只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就会传遍昌西省。

那些在手术室里一呆就是一天的外科医生,一边做手术,一边聊孩子,聊老婆,聊明星八卦,聊别人家的老婆……早就聊的腻腻的了。

尤其是稍微还希望有点互动性的外科医生,哪怕只是为了让护士们配合的笑一笑,也更愿意将刚听来的凌然的故事,聊出来。

公园吃早餐的圆帽清纯美女

只两三天的时间,纪主任经过自家手术室,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凌然的肝切除,据说是无敌的那种,咱们纪主任挑毛病,都没挑出来。”

“还有主任挑不出来的毛病?”

“是啊,有点想不来。”

手术室里,不由传出欢快的嘿笑声,伴随着“嗤”的一声,手术门关闭,却是再也听不清楚了。

纪主任的脸色阴沉而无奈。

虽然是自家的手术室,但也不能就这么冲进去骂人吧。

这样子骂人,对方或许会乖乖的低头认错,但是,自己的脸面也是丢光了。

纪主任在心里默默的叹口气:“算了吧,要不就真的做个好人算了。”

纪主任于是隔着手术门的小圆玻璃,看了看里面,将里面的人都看清楚了,才缓缓的向前走,他的脚步坚而稳,像是一个好人的人生似的。

“主任。”走廊的尽头,老范正好绕了出来。

“哦。”纪主任应了一声,要抬步的时间,又想起来似的,道:“咱们今年的援边的人选,定下来了没?”

“还没交上去呢。”

“拿给我看看。”纪主任微微抬头,继续向前,脚步稳而坚。

……

云医。

安静祥和。

绿萝依旧绿,吊兰依旧长。

杜科的厂商代表,依着黄茂师,小声道:“黄哥,今次就靠你了。”

“看我的吧。”黄茂师绷着脸,免得自己仰天长笑起来。

杜科这种大公司,就算是厂商代表,平日里对他们这些地方土公司,其实也是很居高临下的。

不过,有求于己的时候,该放低身段,就得放低身段了。

黄茂师歪头看看厂商代表,用讨嫌的语气,道:“老方,你上次回去,挨批了吧?”

“那肯定啊。”杜科的厂商代表老方叹口气:“总监骂了我三杯茶的。”

“啥叫三杯茶?”

“骂渴了喝杯茶,续上水继续骂,渴了再喝,统共喝了三杯茶的。”老方竖了竖指头。

黄茂师恍然,乐的打跌:“你这个有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三杯鸡的套餐呢。”

老方耸耸肩,对黄茂师夸张的表情视若无睹。

“得了,接下来看我的吧。”黄茂师又说了一句,将老方的神志拉了回来,然后接着问:“罚你了吗?”

老方苦笑。

“几个月的?”黄茂师道:“落我们公司,这么大的失误,起码是一个季度的奖金泡汤。”

“那可是不少钱呢。”老方陪了一句惊讶。大家都是做医药代表的,平日里给医生捧臭脚习惯了,互相捧臭脚,却是稍微有点合不上拍。

黄茂师看出来了,不由皱皱眉:“你们不是的?”

“一般情况下……也是的。”老方讪笑两声。

“你的情况有多特殊?”黄茂师奇怪的看着老方,道:“你们家的钛夹,都要卖不出去了吧。”

“那个……实际上……”老方嘿嘿的笑,直到黄茂师露出不高兴的表情了,才道:“你知道,现在社会,就是眼球经济,名气打出去了,找上门来的新客户也会增加……其实,凌医生也没说我们的钛夹不好,只说钛夹的使用范围的问题,你知道的,故事传播出去了,原本想进行这方面开发的医生,就会想要多了解一下情况……”

黄茂师目瞪口呆:“你们还加了新客?”

对医药公司来说,新客户是最难得的资源,因为国内的医疗扩张,不是通过新建医院,而主要是通过原有的医院的规模增大,所以,医药公司对于新客户的重视程度是其他行业所难以想象的。

可以说,新客户的一个电话,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咨询,都足以驱使医药代表开几个小时的车,就为了向医生介绍自家的产品。

这还仅仅是意向而已。

老方腼腆的笑:“我也就是将功补过而已。”

“信你的鬼,你这是要多发奖金的节奏,多的新客户,还可以开发别的项目……咦,你想让我介绍进修的医生给凌医生,这几个进修的医生,不会就是你的新客户吧?”

老方点点头:“有老客户,也有新客户。”

黄茂师突然后悔起来,既后悔自己冒冒失失的答应了老方,更后悔自己冒冒失失的捅破这层窗户纸,自己刚才要是不嘴快一把的话,兴许还可以偷偷的挖几个客户……

“老黄,这趟全靠你了,回头请你吃饭。”老方看出黄茂师的心思浮动,连忙上前稳了稳。

黄茂师定定神,暗暗叹口气,再点头:“那你可得请我吃顿好的。”

说着,黄茂师一马当先,向护士台走去。

放几个进修医生到云医急诊科,以前是要霍从军发话才行的,现如今,通过凌然也有机会。

而就难度来说,也不算太高。毕竟,进修医生到科室里是免费干活的,至少开始阶段是免费干活的,这对人力稀缺的医院来说,算是有所增益的。

“王姐,还没下班呢。”黄茂师一眼看到王佳,立即凑了上去,又放下一袋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