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婷妍的出现,就像是在缚霆沉闷如古井般生命中的一缕微风,轻拂过他的心,以他目前这种状态,无法将她留下,他也绝对不会把她置于危险之中,不管怎么样,他会送她离开。

季婷妍抱着男人不肯撒手,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什么叫不舍得,离不开,放不下。

另一边的房间里,汪橙笑眯眯的向程悦打开了一个袋子,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背包:“我在机场买的。”

程悦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很奢侈的一个背包,价值肯定在好几万块。

“买这么贵的干嘛?”程悦睁大眸子。

“我看很多女生都喜欢,那里还有手提包,可我觉的可能不习惯拿,就给买了个背包,贵是有点贵,但对我来说,这算不了多少钱。”汪橙被程悦看的面皮发红,又习惯性的挠头,紧张解释道。

“我们才见过几面啊,就送我这么贵的包,渣男体质。”程悦小声骂他。

“我……我不是渣男,姐姐,怎么还骂人呢?”汪橙委屈的眼眶赤红,想放声大哭。

程悦看着他像受尽委屈一般,她只好叹气:“实话告诉吧,这是我人生中收到最贵的礼物,我不敢要,要不找个时间把包退了吧。”

“为什么啊?别的女人都能用,为什么不用?”汪橙一脸惊愕的表情。

“我用不习惯,我还是喜欢平价的东西。”程悦其实是很感动的,她之前交过几个男朋友,送过她最贵的就是一盒口红,价值三千多块钱,她当时觉的幸福,直到后来前男友来了一句浪费钱,她才明白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了。

汪橙顿时就急了:“姐姐,我买给的,就拿去用嘛,反正现在也退不了货,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背这么可爱的包吧。”

红衣女子初秋农村外拍

程悦真的不敢收下,因为,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跟这么小的男孩交往,她可不想当渣女,骗他感情,汪橙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他还有一颗赤诚的心,他该找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而不是她这种的。

“先放着吧,以后总有机会送出去的。”程悦转身往外走去,眼眶泛酸。

汪橙呆在原地,像根柱子似的。

程悦走出来,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觉的心里没有那么闷了。

季婷妍把缚霆抱的呼吸困难了,俊容胀热,他只好推开了她:“小奈,没想到,也挺粘人的。”

季婷妍这个时候可不跟他开玩笑,一双美眸泛着泪光,闪闪生辉,好不动人。

她一眨不眨的望着男人,如诉如泣的那种感觉,让缚霆觉的自己是个负心汉一样,辜负了她的真情。

“怎么还爱哭了?”缚霆根本不懂季婷妍内心的感受,她好不容易来了,他却要送她离开,她不哭谁哭?

缚霆用手指将她眼角的泪水拭去,叹气道:“把大哥的电话给我,我跟他聊聊。”

“聊什么?”季婷妍带着鼻音问他,抽泣了一声。

“聊聊他为什么把送过来啊,然后聊聊怎么保护。”缚霆温柔的笑起来。

“不给!”季婷妍任性起来,那可真是难哄,这可能是季家人骨子里的倔。

缚霆真的没脾气了,只好由着她:“行吧,不给我,我自己找人去问。”

季婷妍郁闷的拿出手机,拔通了大哥的电话,这会儿,国内已经是凌晨了,季婷妍真的不想打扰大哥休息,可缚霆既然要跟他聊,她还是让他们聊一下。

“给!”季婷妍把手机递给缚霆后,转身就打开门出去了。

正好看到靠在墙壁上发呆的程悦,季婷妍见她闷闷不乐,突然觉的自己也没比她好多少。

缚霆看着手里那只玫瑰红的手机,愣了愣,紧接着,就听到对面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见到缚霆了吗?他有没有感到惊喜?”

“季先生,我是缚霆。”缚霆尴尬极了。

“……”电话那端的人,更是尴尬,季慕城立即轻咳了一声,声音一下子就正经了起来:“哦,是啊,我妹妹呢?”

“她在这里,抱歉,没打扰休息吧。”缚霆声音略僵,他跟季慕城没见过面,只听闻过彼此的名讳,此刻突然要聊天,真的不知从何聊起。

“没有,我睡的向来比较晚,我妹妹过去那边,有没有打扰到工作?”季慕城一直以为缚霆来这边是工作的,所以,他才会让妹妹过来见他。

“我正要跟聊这件事情,这两天,我想把小奈送回去,我这边很危险,她不适合待在这里。”缚霆低声说道。

“我知道那边有些乱,我也派了很多人保护她,不也在那边吗?照顾一下她,她对有好感,很喜欢。”季慕城把妹妹出卖的非常干脆。

缚霆听到这句话,自然开心:“我也挺喜欢她的,但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我来这边有正事要办。”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别客气,只要让我妹妹高兴,我可以提供任何帮助的。”季慕城虽然客气,但护妹这一块,他从不输人,他言语之中仅表明,妹妹高兴,他才帮忙。

缚霆有些哭笑不得,这两兄妹的感情还真好,有哥如此,小奈的人生应该过的很幸福吧。

“我这边不需要帮忙,我只希望赶紧让小奈离开,我刚才劝她,她不肯走。”缚霆只能求助季慕城了。

“她那倔脾气,我拿她也没办法,但我会跟她说的。”季慕城见缚霆不像在开玩笑,他也认真对待了。

“谢谢,有机会见面再聊,先挂了。”

“好,再见。”季慕城也挂了电话。

缚霆深吸了一口气,怎么还没结婚,他对季慕城就有一种想讨好的感觉呢?奇怪了。

缚霆拿着手机走出来,看到季婷妍和程悦靠在墙角处聊天,他走过去把手机还给了她。

“我大哥说了什么?”季婷妍好奇的望着他问。

“他跟我意见一致,待两天,然后送离开。”缚霆一脸严肃的说。

季婷妍眼里的光暗了下来,她小声道:“是不是觉的我只能同甘,不能共苦?”

“这是两码事,我要安的活着。”缚霆目光温柔的凝着她。

季婷妍看进他的眸底,心跳加快,她最终只是抿着唇点了点头:“好,这次我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