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慕的分析,让卓然跟孙伟成都惊出一身冷汗。

而书桌前的凌冽已经冷声道:“审!”

卓然立即下去办。

当他刚刚从套房出来,却见云轩紧张上前望着他:“爸,侧殿小管家过来禀告,说去给那名拘禁的厨娘送餐的时候,发现厨娘人不见了。”

卓然面色一沉:“搜!陛下有令,力搜查!”

于是,十点的王府在夜色下,美其名曰府兵为了宴会安彩排熟悉府中各个位置。

实则是为了抓住那名加班厨娘的特工。

卓然亲自去拘禁室看过,4层高的屋子,房门始终紧闭,只有窗户一个出口可以逃走。

窗户是没有上锁的,推拉的。

如果没有两下身手是不可能从4楼爬下去的。

他面色紧张地去跟凌冽回禀,且面带愧疚,而凌冽至始至终也没说什么。

可疑的人太多了,宁国越是强大,人家害你之心未必有、但防你之心就越是存在着。

两美女闺蜜图片写真

凌冽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被乌云遮住的星辰。

缓声对着卓然吩咐:“先搜吧,如果搜不到,就加强警戒,确保明日所有宾客的安。

等着宾客散尽,再将此事交给小乔首长来查吧!

宴会结束之前,任何人、即便是皇后或者康贤王,都不许说!”

卓然:“是。”

卓然跟孙伟成从房中离开。

一个是真的离开了,一个在门口守着。

屋内,柔和的光线笼罩着父子二人,短暂的安静让时光如温婉的流水,静静而逝。

倾慕望着凌冽疲惫的背影,轻声道:“这件事情如果让小叔叔来查,一定可以查出来。

王府的安监控漏洞出现的时间点,以及被操控的数据端,甚至可以追踪到的设备来源等等,小叔叔玩这些是老手了。

父皇既然有让小叔叔去查的打算,为何不让他现在就查?”

凌冽沉默良久,问:“你可知道明日是什么日子?”

倾慕:“、、”

凌冽:“家丑不可外扬,过了明日,再说吧!”

倾慕:“、、”

感觉到父亲身上淡淡的无奈跟忧愁,倾慕安静地陪了会儿,也不再如之前一般咄咄逼人地与其对话了。

等着凌冽转过身来,倾慕观察他的面色,似乎是平复了些,这才道:“我先回去了,父皇早点休息。”

凌冽点点头,声音有些懒懒的,好像心很累:“去吧。”

倾慕刚走出套房门,就见慕天星站在不远处的廊上安静地等待。

她总是如此。

只要凌冽谈正经事,哪怕里面只有她的丈夫跟她的孩子,她还是会刻意保持距离,让男人们安心议政。

可是倾慕这次却发现母亲的眼眶红红的。

这抹红色淡淡的,该是之前哭过,但是也处理过,却是没来得及完消退。

倾慕眼尖的很,大步上前一把抓住慕天星的肩头,凑上俊脸:“母后?”

慕天星讪然一笑:“聊完啦?我刚才有些困,打了个呵欠,呵呵~”

她的意思是,她眼是打呵欠造成的像哭的样子。

倾慕却因为她的话更加肯定她被外公外婆欺负了。

养育之恩大过亲生,正因为如此,慕天星面对慕亦泽夫妇,才会更难交流吧?

倾慕放开她:“嗯,母后早点休息,我也回去休息了。”

慕天星如临大赦:“好。”

她转身就进了套房去了。

倾慕盯着她的背影,转身,直接朝着慕亦泽夫妇的房门去了。

慕亦泽夫妇刚刚跟慕天星吵了一架。

当慕天星哭着问:“你们能不能让我在婆家人面前、在我丈夫跟孩子们的面前有点尊严?”

蒋欣气的道:“尊严是自己给的!

我们将你养大这么久,从来也没要求过你什么事情!

每次提点事情,你就这样那样的,一家人不就应该是互相帮助的?这有什么错?

弄得我们现在跟你说些贴己的话,央着你做点什么事情,都是我们的错,还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成了我们不在你婆家面前给你尊严了!”

蒋欣也是生气,过去的慕天星就跟个小绵羊一样。

让她联姻,她就联姻。

让她去高速上堵凌冽,她就去去。

让她如何便如何。

怎的自从跟凌冽在一起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慕亦泽有些生气道:“天星,我跟你妈妈从小是如何教育你的?

我们难道不是教育你,一家人应该相互有爱、互相帮助?

你现在这个样子,难道就是我们教育的结果?

还是你随了你生母贪慕虚荣的基因在作怪?

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简直太让我跟你妈妈失望了!”

慕天星就差一口鲜血没吐出来了。

她听了这些话,她能不难受、能不伤心?

而且,她已经跟慕亦泽夫妇说不通了!

倾慕过来敲门,还听见蒋欣在里头痛心疾首地叹气。

他直接敲门,慕亦泽一边问,一边过来开门。

看见倾慕的时候,他怔了一下,又笑了:“哈哈哈,倾慕啊,快进来坐,进来坐!

是不是你母后跟你说了?

呵呵,我跟你外婆就知道,你母后还是懂事的,你也是懂事的。”

倾慕点点头,顺势在沙发上坐下去,面无表情:“嗯,母后跟我说了,这件事情其实也不难办。”

闻言,慕亦泽夫妇齐齐双眼发光地望着倾慕!

倾慕却是不再多言一句!

他望着面前的电视,里面有画面,却在他进来之前被人调成了静音。

蒋欣心里着急,就盼着倾蓝能够多子多孙,于是问:“倾慕啊,那,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让雅雅入洗髓池啊?

还有就是,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告诉倾蓝。

倾蓝那么疼雅雅,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拦着的。

可是,雅雅只有入了洗髓池,才能跟今夕一样恢复生育能力啊!”

至此,倾慕终于懂了家宴开始的时候,慕亦泽夫妇与今夕对话的深意了。

他依旧面无表情,起身、转身,朝着门口而去。

慕亦泽唤他:“倾慕啊,你,你给个话啊!”

倾慕轻轻握着门把手,冷声道:“死了这条心吧!

外公、外婆,我母后是你们养大没错。

但别说你们只是养父母了,就算你们是她亲生的父母,每每如此欺她气她为难她,也足够拉出去枪毙一百回了。

别忘了,她是国母。

母后心善,危机时候会坚强勇敢,但是面对至亲至爱就会变得懦弱起来,这一点,跟二皇兄一个样!

就算她不忍心这般对你们、也不愿让宁国的国母担下忘恩负义的骂名。

没关系,我愿意担。

清雅想入洗髓池,那就告诉她,让洛倾蓝亲自来跟我说。

他若真过来跟我开这个口,从此,我们兄弟陌路!

同理,今日你们跟我开了这个口,从此,你们与我,陌路!”

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