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首尔附近的山上。

此时已经是夜晚了,但是这里灯火通明,无数的年轻人聚集在这里。

王太卡开着车到了在山下稍远的地方,就看到有警局的人在晚上执勤。地下车库的存在对于警方来说,不是什么秘密。

毕竟来韩国这么久了,很多事情王太卡也不是那样愣头青了。包括对地下车库,他也知道了不少。

因为地下车库做事情还是很完善的,有大型活动都会暗中跟警方的人报备,而且都是年轻人在偏僻的地方玩,不会影响正常秩序,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违法事件。地下车库也算是让不少惹事的小年轻安分下来,所以警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一切,自然归功于现在地下车库的头目林禹。林禹本来并不是地下车库的核心分子,但是在之前韩国严肃整治暴力组织的时候,原本名为配车场的组织遭受重创,七零八落。

林禹就是那个时候带着钱,组织人重新建立了组织,这也就是地下车库的来源。慢慢的,地下车库也就演变成了所谓的四大势力之一。

不过林禹这个人痴迷于车,改车飙车都是他的最爱,对其他的事情则是完全不怎么管了。所以地下车库这几年都是四大势力密码最弱的,几乎从一个暴力组织,退化成了一个小混混的组织。

说林禹有能力吧,可惜这个人只知道玩乐,可是说他没能力吧,又让地下车库成为四大势力之一。好歹也是和李在烈、包流香、柳泰基这些人并驾齐驱的存在。

减慢了车速,一个警官本想来问询一下,但是看到了王太卡的车牌,又摆摆手,表示直接放行。

王太卡开着车顺着山路上去。再过一会儿,山路就会被封闭,这就变成飙车的天堂了。

一路到了山顶,果然是年轻人的天堂。无数打败的新潮的年轻人在这里聚集,男男女女的。又很多也是开着车来的,都是那种很扎眼的车。

你在那里还好吧

所以王太卡看起来很正经又昂贵的suv在现场中显得格格不入,虽然很多车还没有王太卡的车贵,但是大多数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还以为是哪个公司下班的白领误入到了这里。

王太卡则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停下,下了车,听着吵闹的音乐,看着四周奇装异服的人,只感觉头疼。

“看来我是真的老了,真的不适合这种地方了。”王太卡揉揉额头,倒不是觉得厌烦,只不过觉得自己好像太老气横生了。

就在王太卡想着去哪找林禹的时候,旁边挤过来一个年轻人,看见王太卡露出了惊讶的样子。

“大哥!”

王太卡看了看这个年轻人,有点眼熟,但是并不认识。

“你……你哪位啊?”王太卡问道。

“是我啊!”那个年轻人说道:“您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公交车上,我没给老人让座,您踹了我一脚。当时还问我喜不喜欢偶像,我说喜欢iu,结果您又打了我,告诉我要马上脱粉。”

“哦!”王太卡想起来了,那都是好久之前了。

那时候,王太卡和知恩酱算是敌视状态了,也没有住在一起,所以王太卡知道这个人是知恩酱粉丝,气得打了他!

当时王太卡也没进入的时候。那天好像是去面试,那次面试还是充儿给自己提供的。也是因为那件事,稀里糊涂的进入了d社。

王太卡在这一刻甚至想,如果没遇到这个家伙,或者这个家伙没有抢座位,那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进入d社了?那么也不会进入了吧?那就算泰妍的恋情还是会爆发,那和自己也没关系了吧?毕竟完全不熟了!

“原来是你!”王太卡咬牙切齿,总算找到一个可以背锅的家伙了。

“是啊!那次大哥让我脱粉,我马上就脱粉了。后来有一次地下车库飙车,大哥带着人过来打架,太帅了!”那个年轻人有些崇拜的说道。

王太卡点点头表示记得,那一次是裴白菜他弟弟惹事了,自己和大白菜去救人。

年轻人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已经脱粉iu了,但是大哥又打了我,让我必须要重新成为iu的铁粉。”

王太卡尴尬的挠挠头,后来和知恩酱关系变好了,所以再次看见这个人,就让他可以重新粉知恩酱了。

这个年轻人说道:“大哥,我现在已经是iu粉丝协会的管理员之一了!我听话吧!”

王太卡面无表情:“额……”

看见王太卡的反应,这个年轻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尴尬的问道:“大哥,您不会……又变卦吧?”

“嗯?”王太卡疑问看了看这个人,干咳一声:“还是脱粉吧!”

“我太难了……”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崩溃了,来来回回三四次了,这是干嘛啊!

“不过还好我早有准备。”这个家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徽章,然后别在了胸口。

王太卡一看,那居然是一个黑白两色的徽章,上面用黑色的文字写着“iu”两个字母。

“这是啥啊?”王太卡问道。

“iu黑粉徽章,限定的。”那个年轻人说道:“我就估计可能有这一天,这个徽章我一直带着。大哥,这应该是您最后一次变卦了吧?”

“嗯嗯,大概吧!”王太卡有点心虚,摆摆手要走。

“大哥,我这还有一个徽章,送给你吧!”那个人又递过来一个。

王太卡本想拒绝,但是想了想,还是接过来放进了口袋,然后摆摆手离开。因为他看到林禹来了。

而这个年轻人则是一脸惆怅:“iu是,不是欧巴我残忍,是我遇见这个家伙更残忍啊!”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王太卡看到林禹来了之后,径直走了过去。

今天的林禹还是很开心的,因为他能经常组织地下赛车,能够玩赛车,他就很开心了。

林禹,依旧是那个夸张的银色头发,开着自己的跑车到了山顶,所有地下车库的人看到他,都大声欢呼。

四周看了看,林禹问旁边的人:“金有霖呢?”

“有霖哥在后面,正在检查今天比赛的赛车呢。”旁边的小弟说道。

林禹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个王太卡,来没来?”

“来了,他就在……”

“不用,我看见了。” 2k阅读网